黄乃裳带领福州人来诗巫

 

(一)早期的黃乃裳 
黃乃裳(1849一1924) ,字黻丞,福建省閩清縣六都湖峰人。出身於貧苦的農民家庭, 18歲皈依基督,辦過教會報刊,尤其熱心教會的教育工作。他參加科舉考試,中了秀才、舉人。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在北洋水師“致遠”艦上擔任二副的三弟黃乃模,在黃海大東溝海戰中壯烈殉國。繼而中國戰敗, 1895年4月,中日簽訂《馬關條約》,中國割地賠款,喪權辱國。

這時,云集北京應考的舉子們強烈要求請政府拒絕批準條約。康有為起草向皇帝上書,聯合赴試的18省舉人簽名,要求拒和、遷都、練兵、變法。黃乃裳作為一個應試的舉人,也簽了名。這就是中國近代歷史上著名的“公車上書”。雖然這次上書無法阻止正式批准《馬關條約》,但它的內容被廣泛傳抄,在社會上造成很大影響。 

1896年4月,黃乃裳創辦了福建近代第一張報紙《福報》。這是一張專門宣傳維新變法的報紙,是福建思想界的一面旗幟。1898年初,黃乃裳應北京,參加春季會試。光緒皇帝“詔定國是”,宣布變法。黃乃裳在京期間,積極參與變法,與維新派代表人物康有為、梁啟超、林旭、譚嗣同、康廣仁楊深秀、楊銳、劉光第等人,以及講求新思想的官員過從甚密。黃乃裳多次上書陳政。他與林旭等366個福建舉人聯名上書,抗議駐青島德國士兵踐踏孔廟。黃乃裳建議光緒皇帝把文字改革作為維新變法的一項重要內容來施行。

這份奏折引起了光緒皇帝的重視,批示總理衙門詳加考察。但是,以慈禧太后為首的頑固派極端仇視新政。9月21日凌晨,慈禧太后發動政變,以“訓政”的名義重掌國政。康有為、梁啟超逃亡國外,林旭、譚嗣同、康廣仁、楊深秀、楊銳、劉光第為變法悲壯獻身。史稱“戊戍六君子”。維新新政頃刻煙消雲散。頑固派大肆迫害維新派,黃乃裳也究辦,名列第11位。在友人的幫助下,他離京赴天津,取道上海返回福建。世道如此,黃乃裳自己該做些什麼?能做什麼?他一片茫然,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二)一介書生,創建詩巫“新福州
秋風蕭蕭,落葉紛紛,轉眼間便是仲秋時節。黃乃裳多麼希望中國走向富強。這時黃乃裳耳聞目睹的卻是賣“豬仔”的事實。鴉片戰爭以來,福建省有許多破產農民背井離鄉到國外當契約勞工。俗稱“豬仔”,他們是西方殖民者的奴隸。僅福建一省,每年成為“豬仔”者數以萬計,觸目驚心。於是,黃乃裳萌發一個大膽的想法:組織失去生計的同胞去南洋、開辟一個新天地,為家鄉貧窮的同胞開辟一條生路。這樣,他們不至於餓死,而且也遠離慈禧的淫威和專制的暴虐。 

1899年9月,萬乃裳舉家南渡,來到了新加坡。次年5月,黃乃裳與力昌離開新加坡,抵達砂拉越。他們考察了幾個地區后,到達拉讓江畔的詩巫坡。詩巫地勢寬廣平坦,放眼郁郁蔥蔥,充滿生機。黃乃裳棄舟登岸,詳加考察。在這兒經商的福建漳泉及廣東籍的華僑們告訴黃乃裳說,詩巫雖然風景秀麗,但還是個沒有開發的落后地方。這里沒有像樣的農業,也沒有手工業。黃乃裳看中兩個地方:一處在詩巫附近,一處在詩巫南面約一個多小時水程處。這兩地土質佳,地勢好,交通也方便,極宜墾荒種植。因此黃乃裳選定這一帶作為墾地。他把詩巫周圍沿江一帶都納入墾場的范圍。離詩巫遠的那個地方,黃乃裳命名其為“黃師來”,意思指他親躬此地。離詩巫近處的那塊地方,命名為“新厝安”,寓意平安順利。

黃乃裳在詩巫完成考察之后,與砂統治者布律克二世訂立移民墾殖的17 條合約。因為未來的是墾農來自福州府所屬各縣,黃乃裳便把詩巫墾場稱之為“新福州”墾場。

黃乃裳回到中國招募墾農,應募者絡繹不絕。他從中挑選出600餘人, 同時聘請了中西醫師、教師以及各種工匠。力昌帶91名墾農與工匠先行,然后黃乃裳帶領500餘人出發。先行隊伍如期到達“新福州”墾場(1901年2 月7日) ,黃乃裳帶領535名墾農,在馬尾港登上“豐遠”輪出發, 3月1 6 日到達詩巫,標志著“新福州”墾場正式誕生。從此, 3月1 6日成為“新福州”墾場的永久紀念日。 

創業伊始,百端待舉。划分土地之后,墾農們用簡陋的工具,克服重重困難,開墾出一片片田園。墾農們種下了易生長的作物,諸如各種蔬菜、番薯等等。按合約規定,黃乃裳還要繼續招募墾農。力昌受托再次回國招農, 但花了巨額的招農后暴病身亡。黃乃裳不得不放下墾場的繁忙事務,親自回國。1902年1月,黃乃裳返回福建。5月24日,他率領第二次招募的511 名墾農,從福州馬港出發,直抵古晉,轉赴詩巫。三批墾農合計1118人。 

“新福州”墾場從無到有,從設想變現實,擁有1000多名墾農、數千畝土地,是一個令人驚嘆的奇跡。在很短的時間內,墾農們開墾出荒地;種下蔬菜及糧食作物,並有了好收成。墾場建了教堂,建了學校,醫生定期到各墾區巡診。墾場的生產條件雖還簡陋,生活條件也很艱苦,但已一改往日的蕭條荒涼,呈現著蓬勃向上的新景象。因操勞過度, 1901年冬,黃乃裳得了胃病。1903年秋,病情越來越嚴重,他甚至感到死神正一步步逼近,便自撰一生挽:

平生所愿事多違,差幸聞道壯年,
天若有心,期盡藐躬分內事;
故土久秋人太滿,遠辟殖民小島,
我隨撒手,仍留餘地后來人。

值得慶幸的是,兩個多月之后,黃乃裳的病情逐漸減輕,虛弱的身體也得以恢复。黃乃裳創建“新福州”墾場,並非以盈利為目的。他想在砂拉越詩巫這塊土地上,建立一個與祖國故鄉同樣模式的社會。但是,墾場潛藏的危機卻日益加重,威脅著墾場的發展與生存。 

首先是來自政府要求賣鴉片、開賭場的壓力。墾場開辦三四年來,完全禁止吸鴉片與賭博,政府無法抽取鴉片、賭博的稅金。布律克二世感到黃乃裳並不是一個與他完全合作的人。這給黃乃裳帶來了有形與無形的壓力,也給“新福州”墾場蒙上了一層陰影。其次是經濟拮據的困擾。黃乃裳一介書生,無所積蓄。創建“新福州”墾場的所有經費,除了砂拉越政府的貸款之外,全靠親友資助。他已經無力繼續招募人員。黃乃裳與墾場訂有協議,收獲的農作物凡有出售者,按價值十抽其一。他考慮到墾農的實際困難,直到1903年上半年,還是免抽農作物什一捐。根據他與拉者簽定的墾約,從1902年起墾農就得開始分期償還貸款。墾農們沒有錢,到1904年上半年還一直欠著。這樣 , 就變成是黃乃裳沒有履行墾約的條款,因此招來官方的非議。1903年下半年,墾場的經濟十分困難為避免墾場中途夭折,黃乃裳決定按原協議抽取什一捐。即使這樣,一年也不過收千餘元,尚不夠維持墾場費用,還招來一些墾農的不滿。

與此同時,開設中西葯房的劉氏兄弟,向政府控告黃乃裳欠下他們債務不還。原來墾農生病,來治病抓葯的大多賒賬,這些賬都記在黃乃裳的名下。到了1903年,所欠的診費葯費已相當可觀。這時正是黃乃裳經濟極端困難的時期,一時無法替墾農償付這筆費用。葯房認為他有意拖欠,便提出控告,要求償還欠款。這一舉動無異于雪上加霜。于是,布律克二世向黃乃裳提出最后通牒式的條件:還清拖欠砂拉越政府及他人的債務,可按照合約繼續經營“新福州”縣場;否則離開砂拉越,並不得向墾農收款。1904年7月中旬,黃乃裳攜眷告別“新福州”墾場回國。飲水思源,福州人永遠記著港主黃乃裳的恩德,黃乃裳永遠是“新福州”的港主! 



(三)參與組織武裝起義 
1900年7月,黃乃裳回國招募墾農,途經新加坡,與孫中山相識。孫中山鼓勵黃乃裳辦好“新福州”墾場,並且贈言:“凡人欲為社會國家謀幸福喜樂者,須自愿從始至終貫徹負悲哀痛苦之責。”離開墾場以后,黃乃裳與新加坡的革命志士陳楚楠、張永福,保持著密切的聯系。1906年2月,孫中山來新加坡成立同盟會新加坡分會,陳楚楠為會長。此時,黃乃裳正在福建廈門辦報。孫中山指示陳楚楠,請黃乃裳來新加坡入盟。6月,黃乃裳前往新加坡谒見孫中山,加入同盟會。這一期間,孫中山和黃乃裳以及廣東的革命黨人詳細討論起義的計劃。黃乃裳返回廈門之后。1911年春,黃乃裳受同盟會福建支會的委派,在福州倉山組織福州橋南體育會,以鍛鍊身體為名, 從事革命活動。4月,黃興等組織發動的廣州起義(也稱黃花崗起義) ,許多福建革命黨人參加了這次起義。著名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福建籍的有 20多人,黃乃裳的學生占了半數。

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宣告埋葬清王朝的辛亥革命爆發,中國的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福建革命黨人也積極準備武裝起義。黃乃裳受命編練炸彈隊。11月初,黃乃裳參加討論起義部署的秘密會議,決定12日舉行起義。他的任務是負責組織學生炸彈隊,配合起義新軍作戰。因情況有變,起義提前到8日舉行。當晚,起義軍占領了福州城內的旗界。夜里11點,參戰的炸彈隊員30餘人在黃乃裳家中集合。炸彈隊員在夜幕的掩護之下,直奔城內戰斗地點。9日凌晨,戰斗在於山打響。炸彈隊員個個奮勇。學生炸彈隊員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活捉了清福州將軍樸壽。消息傳開,起義軍民一片歡騰。最后,殘余清軍繳械投降,福州全城光復。1911年11月11日,福建軍政府成立,黃乃裳被推舉為交通部長。他在交通部長的任上勤勤懇懇地工作,為的是報效祖國,以酬夙愿。黃乃裳還是個公益事業的熱心人。“新福州”青年許逸夫率6人從詩巫回國參加辛亥革命,匯集福州、閩清青年學生500余人組織北伐學生軍。黃乃裳積極支持他們的行動,籌款3萬余元, 使他們得以成行赴南京。黃乃裳奉獻的精神,令人敬佩。

黃乃裳在解決軍政府初期的經濟困難中,作出了特殊貢獻。他以個人名義吁請南洋各埠給予經濟支持。早在起義的前夕,他就收到新加坡同志寄來的5000元。軍政府成立后的第四天,黃乃裳收到陳楚楠、張永福匯款一萬元。陳嘉庚組織的保安會,籌款救濟閩省及維持治安。一個多月間,計匯去 20餘萬元。 

福建軍政府如同中華民國臨時政府一樣,從成立之日起就潛伏著重重危機。隨著時日的推移,矛盾越來越嚴重,特別是內部的爭權奪利,使黃乃裳無法容忍。他辭去政府的一切職務,返回閩清。 



(四)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曹操“步出夏門行”的詩中,有一膾炙人口的名句: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意思是,老了的良馬雖伏處馬廄中,但是它的志向仍然是馳騁千里之途;有志之士雖然到了老年,依然胸懷雄心壯志 。這句詩正是晚年黃乃裳的真實寫照。晚年黃乃裳參與的社會事情多,這里只舉一例,足以體現他的高風亮節。

1914年3月袁世凱在福建的爪牙以所謂破壞禁煙的罪名,將黃乃裳逮捕下獄,定為無期徒刑。人人都知道黃乃裳平生最恨鴉片,這是天大的冤獄南洋各地以及國內各省代表,紛紛要求當局釋放黃乃裳。在海內外輿論的巨大壓力下,袁世凱被迫釋放了黃乃裳。 

黃乃裳7月底出獄, 8月上旬回閩清, 9月就呆不住了,提出修建閩清福斗圳的倡議。

閩清十五都一帶千畝農田,缺乏水利設施,得靠天吃飯,如逢大旱則顆粒無收,徹底解決辦法是修建圳渠,引水灌溉。修渠的事早在明代萬歷年間就有人提出過,但只留下兩條陂岸。清代康熙、道光年間,又有兩次修圳之議,但功敗垂成。此后百年,不再有人提及。 

黃乃裳決心完成前人未竟事業,經過實地調查,並與各方人士商議籌集工程款項,制訂修圳計劃,決定由福斗崖,沿前人修過的故道,直通十五都各鄉。因為1915年12月發生了袁世凱稱帝的事,繼而便是聲勢浩大的反斗爭,黃乃裳又為國事奔忙,福斗圳直到1917年6月才正式動工。難度最大的工程是在福斗崖的絕壁上修圳。建設者們用簡陋的工具,開鑿出一條寬5尺、深4尺、長一公里的圳道。5月,全長6公里多的福斗圳全線告竣,可灌溉良田1200多畝。建圳過程,黃乃裳經常親臨工地,往返路程累計達100多公里。 

但是,意想不到的是,竣工不久的福斗圳堤壩竟遭人破壞,並逢山洪爆發而被衝垮。黃乃裳又下決心,重修福斗圳。1919年2月,福斗圳的新堤壩與加長的新渠道完工,全線通水。這年春耕開始之際,清冽的渠水第一次流向十五都等待灌溉的土地,也滋潤著幾千村民的心。直到今日,福斗圳依然發揮著它的效能,為解除干旱的威脅作出重要貢獻。

1924年9月22日,一代名人黃乃裳與世長辭,終年76歲。他的不朽業績與奉獻精神,彪炳史冊,垂范人間。